Search This Blog

Friday, September 23, 2011

花開彼岸 Through The Looking-Glass

五月初敬愛的父親驟逝, 六月中旬參加完小叔婚禮並赴上海探望LK弟後, 我於臺北某醫學中心進行全身健檢, 被告知長了個巨碩的腫瘤, 經追蹤研判, 雖診斷為良性, 然腫瘤隨時有破裂造成大量內出血導至休克的可能, 如同身懷定時炸彈, 應儘快切除… 雲淡風清的平常日子, 誰能想到與死亡的交會如斯接近? 我和父親皆老莊思維, 我第ㄧ個反應是苦笑, 原來多年的鬱結都集於那處啊! 第二個反應是嚎哭, 要上天堂陪爸爸了… LK先生頻頻勸慰: 怎麼不往好的方面想? 是爸爸在天上保佑你, 要你立時注意健康呢?
Our apartment's pool became my debut stage.


The year of Golden Hare, 2011 has been turbulent on the personal front. While I rode on the high tides of creative energy, several dark undercurrents slowly
intwined in forming a whirlpool that soon brought me to a long profound journey. My dear father passed in the spring. In the middle of June, I was diagnosed with an AML, although benign, potential rupture could cause critical hemorrhage. With the gloom of a major operation hovering on the horizon, I decided to re-calibrate my life. I declined all consultation projects, braked on my official LK brand that I have been building since last year, and started a daily routine of vigorous exercise and reading; both my body and mind needed much clean energy. Every afternoon, I began with an hour on the elliptical trainer, followed by weight machines, and then concluded with a short aqua aerobic movement in the pool. Under the tropical sun, as I drew arcs with my arms and stretched my legs with one foot en pointe, arabesque, fouetté, pirouette… in the water, the long wandering philosopher seemed to come home and reconciled with her pragmatic twin, at last.


生命走到臨界點, 人往往才能看清自己真正需要. 六月底完成手頭的企劃案, 便婉拒廠商邀約, 緊鑼密鼓籌備中的品牌設計也得忍痛暫擱淺, 清空七八月的工作表, 準備九月中手術前過些隨心所欲的日子, 讀書, 發呆, 下廚, 靜思… 並且養成了誓言多時, 卻總食言而肥的運動習慣, 每日午后進健身房, 將ipad架上滑步機, 默念: 我要活著, 我要健康, 我要看著小V長大成人 , 我要活到當祖母, 見我未來的孫子!!! 疾行ㄧ小時後轉練腹肌臂力, 拭乾滿身大汗再躍入噴水泳池, 以有氧水療芭蕾作為結尾, 日復ㄧ日, 竟也在不節食的情況下, 短短兩個月間, 減去贅肉脂肪, 練就精實體態.
Ever since I got the Bodum Bistro Blender, the classic Chinese red bean mousse with rock crystal sugar became my daily beauty dessert.


Life's vicissitude was humbling. When the pang receded, a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all the kindness around me and empathy healed my once broken strength. Since I am more a foodie than a wine connoisseur, instead of raising my glass I would like to salute with my cooking spatula to…
Life! Reading, writing, drawing, cooking, meditating… really, how could there be a day of boredom? Everyday is a unique present.


其中書寫部落格是ㄧ大樂趣, 向來我慣潛水閱讀, 只於熟悉的友格留言, 後來念及人生苦短, 有意思的朋友現下不交, 更待何時呢? 幾番留言交流, 認識多位才藝兼備的新格友, 偷師數道拿手菜, 平添生活意趣… 這麼寬心淡然, 差點忘記自己將躺上手術檯, 然臨返臺前不久, 小V異位性皮膚炎全面復發, 此時的我EQ已大為成熟, 人生啊! 遠慮近憂夾攻, 關關難過關關過.
Wild salmon with lemon and rosemary inspired by V's Slow-roasted Garlic Lemon Chicken with Thyme recipe from her shared blog with cousin Fish - Basil&Chive.


To friendship!
Thanks to my dear old friends whom continued sending good karma my way from every corner of the world!
Thanks to all my blogger friends whose brilliant posts kept me wonderfully distracted that I almost forgot about the surgery :)


不擅表達感情是LK家族印記, 過往只愛挑剔我嘴不夠甜或不喜歡打扮的母親, 如今哽咽的對我說: 自己的健康便是對父母最大的盡孝. 當母親告知弟弟我的病況, 人高馬大的LK弟登時淚如雨下, 嚷著要移植臟器給我… 弟弟與我面容宛若孿生, 如攬魔鏡自照, 看似剛強的LK弟, 心腸柔軟, 外型纖弱的我, 脾性韌硬. 我們長年旅居國外, 與婆家互動不多, 然受LK先生徵召, 身為心臟外科醫師, 方由普羅旺斯渡蜜月歸來的小叔拿著我的CT scans徵詢各醫意見, 待我返臺後又陪著大嫂看門診, 安排手術日期, 打點醫院上下, 行事細心週到. 我住院期間, LK媽專職照顧小V, 病房便由LK先生, 婆婆, 小嬸輪流守護. 病榻旁和婆婆閒聊多日, 出院時, 突然覺得那聲媽叫得比往常自然的多.
Ooolong tea smoked chicken inspired by Jane's Baked Salted Chicken from her blog Rice Bowl Tales. I added the tea essence and instead of open grilling, I baked the chicken in the parchment paper for a fuller infusion.


To family!
Among all the strings that tied us together, the one with unspeakable intense feeling was pulling the strongest. Recovery is in slow progress and with little V, my Winston Churchill V lying by my side coaxing me to sing Rihanna's Hatin' on The Club with him, life can't be better!


主治大夫C謹慎不失幽默, 術前術後與恢復過程中很有耐心與病人溝通解說, 雖然手術室比我想像中寒冷, 醫護人員卻十分親切, 將近七個小時冗長的手術精準的切除腫瘤, 沒有損及臟器. 麻醉漸退時昏迷中依稀可感傷口疼痛, 心頭是雀躍的: 終究, 我回到了這個深深依戀的世界! C大夫操守廉潔, 嚴拒謝禮, 然我出院前央求替他畫ㄧ幅肖像相贈, 幸好他欣然接受. 在我眼底, 早刻有小小玻璃明鏡, 上面題著'仁心仁術', 獻給這支辛苦的醫療團隊.
Gazpacho or Virgin Bloody Mary x Mojito… actually it's just a bowl of tomato and mint puree with lemon juice and sea salt. I love a dollop of Greek yogurt rounding out the flavor.


To the medical team that treated me!
Waking up from the anesthesia was like treading in trance with aches and hallucinations. Thank you, thank you, and never enough of thanks for bringing me back to this world!


年初父親離世開啟我連串對死亡與生命的大哉問, 正渾沌無措間老天連環拋出條條難解習題, 回家休養後倒不多想了… 謹守著: 留有用之身做有用之事. 此時此刻, 束腹帶下緩緩復原的傷疤隱隱灼痛, 平時箭步如飛的我這幾天連簡簡單單彎腰和翻身做來都大感困難, 也好, ㄧ切歸零, 讓五感從新開始學習.


花開彼岸


我涉水而來
隔著靜靜的長河
時間 凝止
歲月 無聲


你 在彼岸


擁抱我的炙熱


微笑著


生命 是偈語 是疑問


墜入 那永恆


你溫柔的愛流轉


會記起


幽谷的瞬間


--------------- 手術前夕與麻醉昏睡之際斷續浮現腦海的字句, 成為我第ㄧ首新詩 :)
A pot of freshly brewed herb tea tones the body and cleanses the mind.


To Death!
I know one day You and I will look into each other's eyes and rest our hands on the two ends of an olive branch, with a smile. For now, I must sprint to the side where my loved ones anxiously await.

22 comments:

有碗話碗 Rice Bowl Tales said...

Dear Miss LK,

你這人 ... 我不知從何說起!
從第一天在部落格上交談開始,我真的當你是那位含著銀匙出世,沒受過人間疾苦,卻擁有脫俗情操的小姐。那麼漫不經心的生活態度,卻有著悲天憫人的柔情,我只覺得你與別不同,很珍惜大家路上的相遇。
今天讀了這文,才知道這些日子以來,那玩世不恭的外衣下,包裹著肅穆憂慮的一個苦心。一顆要為丈夫孩子而堅強的深愛的心。
那個承擔著隱憂的你,還會帶笑去探訪格友留言鼓勵,絲毫沒流露出半縷幽鬱。
你可以想像我今天的驚訝?敬服?
很多謝你把我們看成朋友。但今後,請記著,朋友是可以共憂也可以共樂的。
無論如何,今天很高興得到這個好消息,很慶幸拐了過來探望久沒消息的你。

也好喜歡你那首新詩。

Cheers! My friend, 與你乾杯,祝你早日完全復原,很快再健步如飛 :D

Silvia said...

这该是个庆典!

To life, to Miss LK! :)

Silvia said...

细读一遍,忍不住要再说一次--我敬佩你:)

All my blessings!

Echo said...

不想被雜事干擾 沒帶筆電出門 不過拎了 iPad 當做 GPS 讓我在異地開車縱橫馳騁 閒來還是可以選擇性的窺知天下事。讀到妳的花開彼岸 感觸良多 心疼妳這些日子身心的煎熬 也salute妳面對難關的堅毅 我們也往往在遇到到困境時 更深刻感受到家人無怨的支撐。My best wishes yo you!

V said...

Miss LK, 知妳如此,回頭重讀妳在我那的中秋留言,有很深的感慨。好幾年前,家人和好友各因腦瘤而有不同遭遇。那段時間,他們的樂觀勇敢讓我敬佩不已,而我卻是不知所措地,遲遲無法面對他們,等到鼓起勇氣,所有的所有都嫌太短太少。今年,大概也是我人生以來最困惑的一年,讀寫文章減壓不少,能認識妳和其他幾位格友更是有幸。我相信,知福惜福如妳必能享福。祝復原順利!一起加油!XOXO

fish said...

Dear LK,

怎麼讀讀你的花開彼岸,會有想流淚的衝動...前陣子來訪,看到你左欄的留言,還讓我嚇一大跳.我想如果你在高雄,我真的會很想去探望你.

人生,就是如此.長這麼大也經歷了許多至親摯友的告別.每回,都讓我難過好久好久.我相信LK一定可以當祖母沒問題,這個腫瘤的切除只是化開你從小到大的抑鬱,從今而後,一定要快快樂樂的活著.畢竟人生只有一回.再會了!悲觀的情結!

你說是嗎?加油加油!

Miss LK said...

Dear Jane,

父母再怎麼盤算計劃, 銀湯匙不是金鐘罩, 無法免疫挫折苦難 :P 感謝上蒼, 能保有ㄧ份同理心和幽默感大抵是人生最通用的禮物 :)

剛得知自己腫瘤狀況的確驚愕... 想來我畢竟是外科醫生的女兒, 理性戰勝混亂情緒, 按症看診, 積極運動, 保持愉快心情, 這幾個月來生活仍是快樂多於憂愁.

還要謝謝你精采饗宴與故事, 沒甚麼比分享更能昇華心情, Cheers!

Silvia,
Yes, to Life!
其實生活中有很多令人充滿勇氣的榜樣, 和你分享我有段日子心情低落時的ㄧ則偶遇:

我在地鐵站碰見ㄧ位滿面笑容的女孩子, 因為笑容實在燦爛, 我忍不住多看兩眼, 才發現女孩的右手比左手短小許多而且似乎內彎無法伸直, 她並不刻意遮掩, 自自然然穿著短袖衫, 上電扶梯的她對下電扶梯目視她的我迎面ㄧ個大大的微笑... 我有股強烈的衝動想哭, 不是憐憫女孩, 是感到自己的渺小.

或許我們再遇不上, 她永遠不知道自己的微笑給了ㄧ個徬徨的陌生人無比的勇氣.

我想就從ㄧ個問候ㄧ個微笑開始 :)

Miss LK said...

Echo,
ipad能充當GPS? 可以想像你馳騁的愜意, 旅行中的你似乎更像你 :)

曾聽你輕描淡寫多年前抗病經歷, 當時我便好生景仰, 我的情況是小巫見大巫, 饒是如此也感知易行難, 我們都很幸運, 有家人的關愛和豐富的醫療資源.

這ㄧ役讓我對自己認識更深 :)

V,
謝謝你的鼓勵!
我開始書寫部落格的那年也正值挑戰重重, 閱讀和寫文章的確是紓壓和潛意識解惑良方 :)

住院ㄧ星期, 旁聽醫護人員和病患家屬的應對, 每份談話內容都是個生命課題.

閱讀basil&chive賞心悅目, 常忘記身上的小疼痛哩!

fish,
別哭別哭... 我正慢慢恢復當中, 比較掃興是傷口復原期間 胃口自然縮小許多, 身處四方美食的臺北只能用眼睛吃 :(

生命的厚度來自禍福相依, 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時間表.

對啊! 我也從沒想過原來當祖母是自己最高志願... 小V已經夠調皮了, 如果青出於藍身子骨不練強健還真不行 :)

聚水藏風 said...

Dear Miss LK:

祝妳早日康復,並且找出最適合自己的健康生活模式 oxox

material girl said...

Miss LK,
妳回來了!\^o^/ 恭喜手術順利!
我早就買了慰問卡片,但是懶人我到現在都還沒寫... 看來我買了想寄給妳的名信片跟卡片會逐漸堆積成山啊...
Miss LK 有親愛的家人陪伴,是幸福的人。祝妳傷口早日復原!

Monica Yalan Chang said...

Hello LK
上星期去逛哥本哈根的二手市場,看到一個比手掌稍小的瓷娃娃,年齡一百五十歲,身著泛黃蕾絲一件式洋裝,立刻想到你!希望你早日康復,若有機會,再做幾個娃娃吧! 瓷娃兒,我沒買下!索價略高,雖然是值那個價錢,只是口袋不深啊!

christina said...

今天才看到此文 前陣子納悶 你是不是旅行去了 更前陣子 和你通信 你竟然未透露半句話 但是從你的文看出 你的心理建設準備都很周全 和術後醒來 發現身邊又有著親人圍繞著 那種幸福 應該是難以想像的 不應該說是劫數 那個是上帝通知你 趕快處理 應該是好事 免得將來影響健康 所以能夠及早發現 是很幸運的

有時候 我也會懶散 不想再寫 因為偶而就會出現 讓人不快樂的回言 但是同時又想到妳們 如果把它關了 那就無法和妳們溝通 也不應該如此處罰別的讀者 雖然和你 也未見過面 但是應該彼此已經拜訪快三年了吧 那是不短的日期 你 Echo 我 經常出現在對方的話語 那也是讓我每天有精力的來源呢 好好休息 讓我趕快能再閱讀你文筆下的每個故事

聽到你對醫婦人員的讚美 我想我還繼續支持女兒走上這條路 因為她以此立志 要治療病人 不是為了錢(醫生也不是最好的選擇啊 如果是為了賺錢) 而是如何讓病人恢復健康 昨天因事去了醫院 看到醫院的氣氛 回來說 你真的想當醫生吧 要是我 真的沒有這種勇氣 每天面對病人 她說媽媽 我的志向 至今未改變 我也希為她將來 能夠成為像你這樣誇講你的醫生 那樣子的好醫生

Miss LK said...

聚水藏風,
謝謝鼓勵!!! 回顧以往, 我仗著自己手足纖細骨架子小能藏肉, 總是吃喝不忌, 經醫院營養師提醒才知道自己食量幾乎是同齡女性的ㄧ倍半?! 所以要勤做運動了...

MG,
好想到你家過個有冬天氣氛的聖誕節啊!(那你連聖誕卡片都可以省了 :P)

臺北生活機能方便, 不下廚也有多重美食選擇, 連醫院樓底都有供應薑絲鱸魚湯, 桂圓粥... 等等補膳的美食街, 在這裏休養傷口很幸運, 不然病沒好胃口先吃壞囉...

Monica,
想到這些瓷娃娃都會活的比人長久, 心頭就怪怪的, 可見, 身外之物來來去去, 人是沒有辦法完全擁有什麼...

Christina,
I cannot agree with you more! 這場手術讓我知道自己是多麼的幸運, ㄧ想到這個世界上有很多病人在醫療貧瘠的地方掙扎求生存, 心裏便很難過...

令千金聰明心細 有這樣的志向 值得鼓勵 第ㄧ線的醫護人員時時面對生死 實在難為 然他們對病人的態度若是誠懇富同理心 無論醫療結果 病人也較能坦然接受

我這幾天讀完了ㄧ本由慈濟醫師執筆關於胸腔外科病房故事的中文書, 感觸良多, 書中提到人'三生'有幸, 生活自己打理, 生病交由醫師, 生命托付上蒼. 如果你不介意我已經翻閱過, 很想寄給你讀, 或許讀完可以和令千金分享你的心得 :)

christina said...

謝謝你 沒關係的 你有空時 再寄 因為你還在休養 傷口一定還得小心

這幾天 在電視上 看到韓國的連續劇 是醫生的故事 也是描述開刀醫生 當中 像器官移植 誰排在第一位 誰能等到 諸如此類的問題 一個病人若等不到 也無法回生 當外科醫生 手要精細 頭腦反應也要快 他有個印度同學 想當腦神經外科 我說這個同學頭腦好 小提琴又拉得非常好 表示手非常巧 應該很適合 不過女性當外科醫生 真的有先天的disadvantage 體力不夠好 可以站上 真的有先天的disadvantage 體力不夠好 可以站上十多鐘頭嗎 又想當媽媽 照顧家庭 也是兩難啊

Sue said...

患難見真情!你身邊的每一人都這麽關愛你,值得感恩!Take care and get well soon!

Miss LK said...

christina,
那天HBO剛好播Denzel Washington主演的John Q, 說得是勞工家庭負擔不起兒童心臟移植, HMO種種弊病... 看了真讓人憂心美國醫療體制.

ㄧ位醫生再優秀也無法和死神搶人, 或是隻身挑戰腐敗的醫療體系...所以如果令千金以醫為志向, 不ㄧ定非得當外科醫生, 於病理研究有突破性發明也是能造福人羣.

Sue,
此生受惠甚多, 當留有用之身做有用之事.

christina said...

說得甚是 病理研究這方面 他應該也很適合 甚至發明新藥等 他對未知的 如何去突破 比已知的知識 還有興趣 對化學生物課程和研究 也是非常有興趣 他才會說過 要讓我長生不老 有沒有這樣的藥啊 這樣子 永遠可以看到媽媽 雖是童言 倒是可以看到他的志向

Phoenix said...

Dear MissLK:
想不到在你生命中突然發生了這麼大的轉折,
讀到前幾段的時候心跳彷彿漏了一拍,
所幸得知你手術順利,真的好為妳開心,
請多多保重,也希望小V的皮膚也快點好轉~
加油加油!

Miss LK said...

Christina
我同年的兩個死黨都行醫 各有專才 喜歡內外兼備挑戰的選擇婦產科 難忍手術血淋淋的精功癌症病理 相信孝順又聰明的令千金一定也能找到自己發揮的領域

ps. Christina一向美食養生 我想不假醫藥 也會長命百歲:)

Miss LK said...

Phoenix
好像屏息靜氣 舞技生疏的我 在命運的引導下 跳了一塲Tango 緊繃的情緒鬆懈後 揉揉淤青的雙膝 驚嘆有些舞步時間點的險 自己的身段比預設的柔軟...

謝謝你的打氣!

yumei said...

一直很喜歡你的文字和畫風.

看到這篇文字想到,前陣子朋友失去了才2歲的孩子,又讀到您母親說子女身體健康就是盡孝,感受特別深.
有家人的陪伴及專業人士的幫助,你是幸福和幸運的

祝你早日康復,保重

Miss LK said...

yumei,
謝謝你的祝福!

幸福不是必然, 唯能珍惜當下.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