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This Blog

Sunday, May 14, 2017

出塞曲 Lady Luck, She Turned Her Back on Me.

逛誠品, 看見席慕蓉的詩集, 忍不住提筆, 寫屬於我的出塞曲非西出陽關無故人, 而是此趟商旅長途跋涉頻出狀況, 真真出門帶臨行前人事命令突遞, 要我接掌某燙手山芋部門(就說嘛, 年度考績給我全項優等, 這麼好康… 原來還有記回馬槍)第一站到胡志明市, SFOHK班機誤點, 在國泰地勤指引下, 我於香港機場施展飛毛腿, 成果較似連滾帶爬, 人是趕上飛往胡志明市的原定航班, 行李沒趕上在東方巴黎的首日, 我只能穿著髒兮兮的衣服閒晃, 幸好隔天才開會, 不然資料都在託運的行李箱, 兩手空空有損專業.
A bit random to show this image, the steamed rice roll at the lounge in HK airport.  What I tried reminding myself was the beauty in the seemingly banal everyday life.

My recent work trip was very Star Wars Episode 7.
It was full of drama and ended with a betrayal. Siding with Mr. Darcy:  my good opinion once lost is lost forever, I believe in poetic justice.  Letting the despicably minded ruin my day?  Not a chance.  Ruining my life?  N-E-V-E-R.
Here, the exquisite Ho Chi Minh City that I will write in details later.  Having ca phe su da and pho for breakfast… not sure how I could go back to my usual Nespresso and Crispy Kreme :(

菲律賓行程是絕對錯誤, 當地國際分部不知腦袋裝什麼, 效率兩字完全不存在他們字典裏時抱怨生意被中國搶走, 仍無半點危機意識, 明明遇上ASEAN高峰會, 不只沒提醒我們避開, 還安排來回宿霧並非沒救贖, 宿霧某廠商歡獻迎賓舞, 樂天, 熱情, 別出心裁, 只嘆國情不同印度是我期待的, 因將再赴泰姬瑪哈陵, 然午夜到埠向來細心的Leela Palace竟出錯送我至吸煙房, 本來準備洗個熱水澡睡個好覺的我, 重新打包喚人立即換房. 
Dazed in Manila, I tasted this iced treat, Halo Halo.  Confused in Cebu, I pigged out on the pit roasted suckling pig :) 

以前總覺, 論人才, 深圳不及上海深圳分部近日新聘來自IKEAW總監, 我們紅眼班機清晨到香港, 她與她得意副手Z(也是從IKEA新聘), 設宴午膳, 探我們什麼道行.  W總監明快練達, Z主動熱絡, 此消彼長, 上海那幾位相較之下, 就有些旁門左道在深圳幾天壞消息頻傳, 先是燙手山芋部門資深設計師越洋向我請辭, 我並不認為他給我下馬威, 應早萌去意, 我老闆看得出, 所以事先圍魏救趙, 其中厲害關係太傷人.  趁老闆對我略有歉意的當頭, 我提出升手下設計師莎拉的職, 並重整部門的責任項目, 迫老闆向人事部緊急提案, 在深圳的最後一天我拿到昇職令, 星期一回工作室便可向莎拉公佈好消息!  當天我亦被告知另則失約, 正是壓垮駱駝的那根稻草, 完全不合比重擊潰多日來的武裝.  從深圳往香港機場路上, 灰暗的天煙雨濛濛, 心一直沈, 沈到自己快無法理解的幽谷危機和衝突皆是照妖鏡, 時窮節乃現, 我會更堅強.
Taj Mahal, encore in India.  My stay however had an unpleasant beginning when the impeccable Leela Palace made an unusual mistake - assigning me a smoking room on a smoking floor, grrrrr…

如此衰神上身, 近午夜到達台北check-in寒舍艾麗Humble House, 櫃檯對我說:  "小姐我們今天客滿...", 想到多日來所受的種種委曲, 心一涼, 結果她說:  "因爲客滿, 將您升等大套房, 入住愉快!"   總算否極泰來交好運, 立即Line給多月前便約好相聚的J同學和C同學報佳音, 三人互道晚安後我邊放水泡澡邊高歌, Celine Dion的咬字:

How does a moment last forever?
How can a story never die?
It is love we must hold onto 
Never easy, but we try
Despite all disappointments prior, by the time I reached Taipei when my weekend getaway started, Lady Luck finally allowed me to kiss her hand!  The room at the Humble House was calming, the boutique hotel's location prime and my favorite bookstore was at a stone's throw.

C同學J同學與我相識於研究所, 久違相聚, 笑談家庭事業人生, 欲罷不能老朋友風采依然, 尤其新婚不滿兩年的C同學, 堂堂國立大學教授, 清秀嬌俏宜瞋宜喜, 歲月完全非她敵手不知道她的學生怎麼專心聽課, 換成我, 大抵天天寫無法投遞的情書, 癡癡望著美麗的教授黯然神傷.  J同學是饕餮, 結伴吃遍天下, 態芮Tairroir嚐台法交融的Oiu Lu Cai手路菜伯索-酸甘甜, 迷魂香芋泥鴨道道名稱幽默, 味覺層次分明, 菜餚骨子裏是優雅 我們的侍者修眉俊眼高鼻, 說起話來薄唇微含笑意, 帥得很男孩子氣, 細心訊問我們對每道料理的感想, 要回報坐鎮開放式廚房那位梳阿飛頭的明星主廚, 最後忍不住問我:  "小姐習慣環遊世界吃美食, 然後把喜歡的菜畫在筆記本?"  我表明是借出差之便回台探親, 態芮頗有佳評所以來試, 他也猜中我是設計師, 連忙向我要了張名片, 陪我們下電梯送我們上車, 服務百分百, 和東京米其林星級餐廳有異曲同工之妙.
Dinner at Tairroir.  Whimsical and thoughtful.

The next couple days was a happy concoction of old friends catching up, family reunion and bookstore excursion.  We went to the playful Tairroir and the exclusive La Grande Vinotheque.  Over lively conversations and delicious feasts, I knew as much as I was hurt, I am stronger than anyone's expectation and will be fine.
Lunch with old friends from grad school at La Grande Vinotheque - thank you for taking the time and taking me out for the treat!

台北行的重頭戲是請母親和阿姨吃飯, 提早慶祝母親節當然還要看看我的小姪子, 上次見他還是睡整天的幼嬰, 現在眉眼分明, 嘴角一彎彷彿春花綻放, 是位小帥哥剛開始不肯讓我抱, 回頭躲在我弟妹懷裏怯生生的瞧, 而後熟悉便張著雙臂討愛, 惹的我母性大發, 恨不得偷渡小寶貝回美國:)  LK弟不消說, 左手抱兒子右手拿筷子, 完全超級奶爸風範; 年少時的顧盼風流, 已為慈父善目取代, 幸福滿滿, 有時候讓生命改變自己也是不錯的.  LK媽則從不肯對時間言敗, 樣貌身裁數十年如一日, 明艷照人, 追求者眾細看她就瞭解美貌和風韻俱天生, 後天強求不來曾以為, 若能與母親合解, UN可派我至北韓勸退核武, 乃不可能的任務是什麼讓母親與我, 漸漸冰釋前嫌?  愛, 是原諒還是時間愛的概念太形而上,  選擇負人即擺明不希罕原諒, 賸下只有時間, '譬如朝露, 去日苦多', 賭的是遺忘.
Well, I am heading to Kyoto in June... a warm up in Taipei :)

Happy Mother's Day!!!

19 comments:

Echo said...

Miss LK 真是馬不停蹄啊 這類商旅我已經招架不住了 不過種種美食實乃救贖 也恭喜職場高陞 能力受到肯定!

最近為了籌備夏宴 忙碌不已 繁簡之間實難拿捏 低調中又放不掉些許虛榮 自找麻煩唄! 兩個小時後啟程去紐約 工作旅遊兼訪友 抽離一下也是必須

Miss LK said...

Echo,
祝紐約行愉快!!!
職場爾虞我詐, 早萌倦意. 高陞應有時來風送滕王閣的暢快, 我是被逼接爛攤子... 泥菩薩過江, 自己都要下陷. 還是承你貴言, 凡事往好處想, 兵來將擋沒在怕, 改編對岸毛主席的詩: 數英雄人物, 還看今朝 :)

非常期待Echo的夏宴, 現努力增肥中(大抵勞心過度,這大半年我瘦成像隻眼鏡猴, 團隊都開玩笑, 開會時切忌呼吸用力,怕把我吹不見 :p), 務必儀態萬千出席夏宴,Echo是美麗的主角, 我這個龍套萬萬不可漏氣的破壞畫面平衡.

我明白Echo拒禮物禮金, 一般的東西也難入你法眼. 但如果有用到我微薄才華之處, 儘管說, 我非常希望能替這樁喜事貢獻一番當賀禮.

Echo said...

妳忙著增肥 我忙著減肥 只是一到紐約吃將起來 計畫全毀!

我是不願客人破費啦 那我就向你討一幅我和Benny ink sketch color rendering 的小畫 (照片過些時候提供)

P.S. 度假期間我把狗兒子送去 K-9 camp 以為他會和狗伴們追逐嬉戲 不料詢問之下發現他只是從早到晚死黏著一個說話溫柔的女工作人員 🙄

Miss LK said...

既然是紐約, 當然要開戒, 放懷吃吧! 你個子高挑, 胖不到哪兒去.
Benny是想念主人啦. 每天開車上班途中經過Bark Avenue, 是doggy daycare, 總是一群小狗由兩位工作人員牽著散步, 模樣可愛讓人心情大好 :)
好久沒隨心所欲畫畫了, 本來台灣行有個機緣可隨景寫生, 為風土作紀實, 可惜邀約者臨時取消, 害我背了一路的水彩和畫紙, 手提嫌累贅, 放行李箱怕壓著摺壞... 大抵年紀愈長, 性格裏遺傳自父親的哲學家思維愈明顯, 覺得生命中某些場景錯過即永恆, 因此十分傷感, 然剛回公司便讓連串政治鬥爭殺個措手不及, 又覺自己這種書呆子硬脾氣撐下去終兩敗俱傷, 該早日辭官歸故里.... 是說, 我怎麼在留言向Echo傾訴起來了?

那袋畫具自亞洲行歸來便堆於牆角, 等下次開箱乃為Echo和Benny作畫, 是大大的喜事, 謝謝你給我這個吉兆!

Silvia said...

澳洲较简单的一点便是既是在银行界,大家还是可以结交一些朋友。(也可能因为我们只是商业银行,竞争还没到你死我活的地步)我右边坐着澳洲和新几内亚的Head of Trade,只大我三岁,有空经常一起喝咖啡聊聊心事。 又或者是我不够senior,政治这回事还轮不到我来烦。 :)

在商界保持侠义的心,大概是整个游戏的fun part所在。Miss LK已经做得很好!

Miss LK said...

一直覺得我懂你, 其實你也很懂我, 謝謝鼓勵. Silvia是聰明美麗的解語花, 所以大家喜歡和你交朋友, 連我都很想飛澳洲找你散心, 讓兩位心頭都有把刀的人華山論劍 :)

緊要關頭最能看出一個人的道德底線和能力高度, 當然兩項不見得成正比, 俠之大者, 會將人與人之間的信任擺第一位, 商人則不, 樣樣有標籤價錢, 評估利弊後, 得罪我這類強烈精神潔癖的人代價最小, 因爲我雖有能力反擊, 卻不屑淌反擊的渾水.

近來諸如此類的事接二連三, 表象各有千秋, 本質只有一個: 出賣.

我的當務之急是學習原諒自己的自作多情/義.

Silvia said...

就算在INSEAD,也有人说我特别容易相信人。虽然有时也觉得没被人珍惜,但也收获不少朋友。有个法国女生临毕业时涂着大红唇刷着睫毛膏,在我脸上深深一吻,我怔了一晚,到今日还有余香。:P 我也有几个男生朋友,恩义分得极清楚,该保护的一定保护到底,但该反击时倒也绝不手软。我当时组队经常和他们一起,但也明白在职场,有这样不拆伙的搭档实在可遇不可求。

随时欢迎你飞来澳洲,我们来个girls' night, 一醉方休。☺️



Miss LK said...

你, 人見人愛! 我, 鬼見愁也... 今天回到公司, 鬥志又被某企劃案點燃, 忍不住磨拳擦掌開疆闢土去, 訴苦到此為止!
才說嘴, 就打嘴, 我和死黨Dr.C數月前就說好的girl's getaway weekend迫於LK先生延後出差得含淚取消, Dr.C非常有風度, 沒怎麼生我氣, 反而是我很想海扁LK先生一頓, 都是他, 害我信用破產 :(

Miss LK said...

Ps. 帥哥獻吻我這輩子經驗還及格(小V每日奉上孝親香吻數枚), 美女索吻則... Silvia艷福不淺, 敝人甘拜下風 :)

Silvia said...

默默地说我并没有人见人爱,最近收到的feedback 大多是太quiet之类。记得当年那个颇有好感的奥地利男生还对我说:你是我见过的最shy的人... 我最近几个月一直都在尽力改变Aussie对我的这个印象...

Miss LK said...

也偷偷告訴你: 我人緣爛透了. 這些天出賣我的已經無分遠近親疏, 是人人爭先恐後的盛況. 反正, 不招人忌是庸才... 欸, Silvia確定還要和我聊下去嗎? 我好像出現自憐到底成自戀的詭異症狀.

研究所一位很愛護我的教授曾說: 西方女生懂六分裝十分, 東方女生則相反, 每每過謙. Aussie是出名的陽光外放, 而那位奧地利男生大概是含情脈脈暗示你O sole mio吧... 我是張愛玲學派, 夫不多言言多必失. 有底蘊的安靜, 很好!

'亢龍有悔'說的不就是一個藏字? 鋒芒畢露容易, 韜光養晦難 :)

Ps. 其實你還沒和我說之前, 我就覺得你像郭襄.

Silvia said...

怎么会这样⋯⋯一定你们公司的问题,我不觉得是你的问题……

关于奥地利男生,毕业旅行时他拉着我跳舞,后来跑到海滩去坐坐,开始聊正经话题 (我也是够不解风情的,人家酒过三巡开始说“我为什么现在才认识你”,我还能跟人家聊人生使命)他说:你是我见过最shy的人,你的confidence呢?我差点没给他在海滩上上一堂“谁说不一天到晚叽叽喳喳就是没自信”的课。结果当然是什么都没发生,各回各房。

我可没有郭襄那么单纯,有时候大概很像梅超风。郭襄大概不会对杨过翻大白眼。我还是比郭襄幸运很多,金针绝对不止三根。😉

Miss LK said...

寫文章虛實之間誇張難免, 生命主軸只賸公司權力鬥爭豈不悲哀? 這些是喧賓奪主的插曲啦 ;)

七月中要赴寧波和曼谷出差, 曼谷我旅行多次, 舊地重遊舊友重聚應該很有意思. 而寧波我從沒造訪過... 離桃花島近不近? 有什麼佳餚? 我聽過冰糖甲魚 :) 會與新廠商合作, 期待不同以往的挑戰!
金庸迷如我, 始終不懂神鵰... 有用不完的金針你多幸運! 對金學女主角缺乏代入感, 不過我和向問天應該會惺惺相惜 :)

人不風流枉少年, 為所有愛過我們的, 我們愛過的, 正相愛著的, 乾杯!

Silvia said...

啊,看到只是夸张,我放心了~

我实在不是秀气的南方姑娘,为了回答你的问题,我去做了点研究,把网络链接发给你~

烧鹅,白斩鹅:http://mp.weixin.qq.com/s/RqjU_hZSLTObpGSxZTWQLQ

酱油馄饨,希望吃起来还算鲜:
http://mp.weixin.qq.com/s/OKMaknKhJxCOHqMsnxTs3A

钢材老板们的生猛海鲜不知仕女有兴趣否?
http://mp.weixin.qq.com/s/in8sW2jeg2Ist9aMkQWE8w

江南还是要吃糯甜的,虽然襄阳女很难欣赏:
https://m.weibo.cn/status/4105142095674271?wm=3333_2001&sourcetype=weixin&featurecode=newtitle&from=singlemessage&isappinstalled=1

再说一句扫兴的,中国食品安全堪忧,小店如果看起来脏脏的,还是奉劝MissLK三思而后行。:)


Miss LK said...

大感謝! 很想看看鋼鐵廠海鮮店'十分暴力的陳列美學'. 我南人北相, 最愛豪氣吃甜食, 年糕, 湯圓, 八寶飯... 每樣來一個!!!

回到'相見恨晚'的議題:

世俗性的愛情, 所謂好的結局不外是婚姻, 其實所有走入婚姻的愛情殊途同歸, 生命的瑣碎磨出來是David by Michelangelo還是The Gate of Hell by Rodin, 關乎兩人屬性, 性格成熟度, 和運氣.
'相見恨晚'是多麼弔詭的試探, 只要都活著怎麼會晚? 願不願意為愛情付出代價而已. 這是賭局裏的虛張聲勢, 你押好離手我揭盅底牌.

通殺秘訣: 臉皮夠厚, 心臟很強.

話說, 若不是又美又多情, 也不會有人探問'相見恨晚', 此乃風雅的煩惱, 多多益善 :) 襄陽女比江南姑娘多分倔和擔當, 可能更吸引有智慧的異性.

友情讓人自在的多, 君子和而不同, 無需糾結羈絆, 完完全全honor code, 對彼此好除互相欣賞外沒有其他關於財富, 地位... 甚至同性或異性互較魅力等任何目的, 這就是義氣!

Silvia said...

其实我从没觉得奥地利小哥对我是爱情,甚至不觉得那是anything close。我当时就对他说,别傻了,过两天你就忘了。小哥现在回奥地利创业已有成就,我还在漫无目的地轮岗,人家的产品已在德国奥地利开始销售。

要人家放弃事业和未婚妻,我一定是昏了头。他如若这样做,一定更是昏了头。

我大概从来没有提过,有日在慕尼黑,那个人把话说开,我转过身去,答若十年前遇见,那应该可以约会。他说,Yeah, if, if. 金色狮子一样的男人那一刻的柔软黯然我至今仍不能忘怀。然而许多事不完美才是完美。在铭心的吸引之上,有的还是不能辜负与伤害其他人。这是心上的一把刀,也是心头的一朵花。

Silvia said...

所以后来变成用不完的金针,变成了义气。:)

Miss LK said...

遺憾得頗有禪意, 相信進退之間你會很有分寸. 之前寫給你, 命運眷顧兩種人: 拿得起的勇者, 放得下的智者.
兩項都不行, 還有時間大神,祂會讓熾熱的心冷卻, 放緩仇恨, 愛的刻度抹滅.

忘記哪本憤世嫉俗的書讀來的: 問世間, 直教人生死相許唯惡性腫瘤...

真刻薄悲涼.

我覺得大部分男性頭腦構造偏本能, 遠遜女性思維細膩, 並非無應付之道. 選一位資質還不賴兼脾性溫和的品種, 慢慢馴養教化開發, 遠景堪好. 前提是, 愈年輕愈佳... you can't teach an old dog new tricks ;p

Silvia said...

And Then There Were None是我读的第一部阿加莎克里斯蒂。 :)

我没有答案,但温暖还是温暖着。尤其家有幼子,什么也比不上一双暖暖小肉手,几个甜吻。比纠结“他和我为什么不能在一起”这件事更重要的,也许是我的A$15K Developemnt Fund怎么用,什么时候去考飞机执照之类。

为什么Beauty and the Beast 会看得泪流满面?我最喜欢茶杯小男孩 :)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