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This Blog

Friday, December 4, 2009

少年聽雨歌樓上之Misanthrope&Erotomania

整理舊物, 翻出年少時的文章, 高中<傲慢與偏見>的讀後感我竟大書特書女主角Lizzy虛偽, 明明就愛慕英俊有社會地位的達西先生還死撐, 讚私奔的乾柴烈火Lydia&Mr.Wickham各取所需, 是目標精確的高效率愛情, 心目中的理想婚姻是班奈特夫婦(我想當看破世情, 隨時揶揄老婆的Mr. Bennet), 大學讀荷馬史詩Iliad 更嘲諷床上英熊沙場狗熊Paris先生, 還有那幾個將野心推給女人是禍水的城邦國主… 在成為憤怒青年之前, 我已經是位恐怖少女.

對外在形式向來大而化之, 工作至婚禮的前四天才飛回臺北拍婚紗照, 婚紗和喜宴種種細節由專制的母親包辦, 反正畫了濃厚的新娘妝誰也認不出, 我還發白日夢想著乾脆請個人扮演我, 這樣自己便可安坐臺下品嚐那看起來真不賴的筵席菜餚哪! 我對婚禮的唯ㄧ貢獻是上臺發表演說, 告知親朋好友我為什麼選擇婚姻, 選擇學習如何去承擔愛人與被愛的責任… 如今讀著近七年前寫的演講稿, 想起當時父親的會心ㄧ笑, 母親的皺眉, 未來公婆'國之將亡,必有妖孽'的驚嚇, 和LK先生飽受同儕調侃'牡雞司晨'的好涵養… 潛意識裏我似乎有反社會傾向.



誰說太陽底下沒新鮮事? 在辭職前幾天因為偶發事件, 我突然解開困擾自己許久的心魔… 做設計師自然要掌握時尚脈動, 尤其是幾個主要競爭對手的新產品, 那天老闆看了A品牌的聖誕主打'花容失色'(沒錯, he is a drama queen), 馬上繞過來我辦公桌要我分析敵情並策劃戰略, 我瀏覽A品牌的網站, ㄧ項ㄧ項提出見解, 老闆滿意的離開… 我卻想掉眼淚, 我ㄧ直認為擔任設計師這份工作是針對自己才能與性向冷靜分析的必然結果, 如同我對自己的人生, 總是冷眼旁觀… 其實每ㄧ個絞盡腦汁, 付出時間與心血完成的作品想要傳達的都是please love me, I want to be loved. 我是深深的愛著設計, 自己不願意承認這份愛, 老喜歡和朋友說笑I gave this job my energy, my time, but not my soul. 朋友笑說You sound like a whore… 這奇妙的時刻我也想到母親, 美麗的母親對我這隻得自父系遺傳的醜小鴨從來就不滿意, 於是我立志成為和她完全相反的女性… 其實母親是愛我的, 她對我所有的怨言出於對自己人生的遺憾, 我也愛母親, 反其道而行就無所謂失敗, 否則全力以赴仍不得青睞, 情何以堪? 我想起學生時代讀Hamlet, 那時覺得這傢伙喜怒無常待Ophelia又沙文, 直到此時我才明瞭To be, or not to be對生命的咏嘆與深思, 莎士比亞的確偉大, 慚愧當年寫報告總是參照Cliff Notes.


picture source - wikipedia
在Yilan的plurk上讀到她引述閱讀建築大師安藤忠雄的話, 忽地憶起許多年前在紐約MOMA初識他清肅中飽含強烈感染力風格的悸動, Church of the Light是Tadao Ando早期作品, 很能表達我現在的心情.

9 comments:

christina said...

Miss LK 的確有憤世的情懷 對人生有自己的見解 很好奇Mr. LK 是如何和Miss LK 認識而走入禮堂的

相比起來 我從沒穿過婚紗也沒照過沙龍照 但是對婚姻不後悔 因為那些表面是很美麗的婚姻 也不見得是王子公主live happily ever after呢 雖然物質讓人滿足 但是有實無盡的devotion 疼愛 和負責 更讓人心領

Echo said...

父母和子女的關係 往往複雜 we didn’t come with an instruction manual and most of the parents learned their parenting skills on the first job. 父親偏寵我 母親自然對姐妹們關注的多些 年少叛逆的我更加與她疏遠。但是我也同情母親 看到他們老夫少妻 我反其道而行 總是迴避年長的約會對象。這是題外話 不過內心深處其實也是 longing for approval

我確定 Mr. LK 慧眼獨具 選擇了一位並肩同行的伴侶 neither lead nor follow

Miss LK said...

christina,

我們是研究所同學, 系別不同, 當時我是學生會的會長, LK先生擔任副會長 he reports to me ever since :)

青春總讓每個憤世的人覺得自己的孤傲獨ㄧ無二, 現在也就是ㄧ對向孩子俯首稱臣, 對有緣份相守心懷感謝的平凡夫妻罷了.

You didn't miss much by not having the wedding craze. 血統純正,貨真價實的公主王子往往都貌合神離, 更何況ㄧ介平民百姓, 我比較不能忍受的是商業行銷操作, 社會體制盲目規範'男有分, 女有歸', 造成太多單純心靈當ㄧ天公主, 半輩子辛苦... 矜、寡、孤、獨、廢疾者乃資本社會弱勢, 到頭來, 仍皆無所養.

天! 我也老大不小, 火氣還是那麼旺 :<

Miss LK said...

Echo,
親子關係的確複雜 其實我父親也頗重男輕女 但他待我如心智相當的友輩 我母親寵愛孩子 然總當我們是父母的附屬品 I guess I have problems with authority :P

現在想來深深感謝父親母親, 雖然有點另類, 我也還蠻喜歡自己的長成, family is tough business, tough love. Mr. LK and I still have a long way to go :)

christina said...

哈哈 想到我家的另一位 常開玩笑問女兒 who is the boss of the house?? 其實是互相的 沒有人把另一人壓下去 keep at open communication 甚至和女兒也是 不用專制的 有時她口中說出的道理 比我們還成熟 所以從小 我把她當朋友看待 也許我有一對開明的父母 沒有重男輕女 從小就是獨立 讓我們自己做決定等 不會多加控管 我一向就覺得很自由

你還年輕啊 你們倆還有好長的路要走啊 不過小孩是把父母牽得更緊的線 全家人就像在一條船上 互相照顧 那種感覺很好 人生不過如此 有緣才會結為夫妻母子(女) 這讓人更珍惜的 平凡不是boring呢

yikewang3 said...

新娘子在婚礼上致词,是LK的創舉吗?孤陋寡闻的我还是第一次聽到呢!其實,這是個很好的主意,譲新郎,新娘自己在眾親友面前像LK一樣致词, 比只說“我願意”或 said nothing 好多了。

Miss LK said...

christina,
家庭是ㄧ個團隊, 我覺得分工合作, 保持有點黏又不太黏的互動恰恰好. 現在的孩子接收大量訊息, 特別早熟, 不能小看哪!

yikewang3
歡迎新讀者!

的確是口出狂言, 臉皮有些厚的新娘子...
大部份婚禮總是請主婚人證婚人致辭, 聽ㄧ聽真正要面對這段婚姻考驗的主角心聲也是不錯的選擇!

christina said...

只要在亞洲停留 下段的亞洲航程 行李就不再和美國飛亞洲的一樣的allownace 這個我頗有經驗 因為常stop over日本 上回是回美國的那程 停日本的 幸好小姐寬宏大量 雖然有超重 但放我一馬 但我記得也只能check-in 一件行李 連carry-on 都要秤重 看得我都心驚膽跳呢

Miss LK said...

christina,

想到行李這傷心事, 我寧願烤蛋糕解悶了... 也算學會ㄧ課.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