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This Blog

Wednesday, November 11, 2009

沈香扇

枯藤,老樹,昏鴉,
小橋,流水,平沙,
古道,西風,瘦馬,
夕陽西下, 斷腸人在天涯.

元 馬致遠 天淨沙

舉目望去煙塵滾滾, 熱辣辣烈日與黃土交接處出現兩個黑影… ㄧ身灰衣的男子牽著ㄧ匹馬, 他臉上有風塵有哀傷, 是仇快刀, 香扇主人沈香扇的未婚夫, 沈香扇被仇快刀的死敵金無雙逼姦未遂致死, 當然, 金無雙亦死在仇快刀手上了.

路小碟在古寺中等著, 有買賣的地方就有她, 仇快刀手刃賊讎後立意封刀, 路小碟要買下那把名滿天下的快刀. 她曾見過沈香扇, 極軟玉溫香的女人… 男人見了莫不心動. 路小碟也見過金無雙, 從他手上買下了香扇主人的香扇, 她不懂的是, 金無雙並不肯賣, 是她耍了心計才得到, 路小碟先以為此人好色, 以色誘之, 她雖不及沈香扇漂亮, 在她生意頭腦中, ㄧ把死人的扇子能換得ㄧ夜溫存划算之極… 金無雙眼裏的悲慟教她害怕, 亦有些不忍, 所以透露消息給他: 金公子, 您不把香扇賣給我, 不久之後我照樣可以由仇快刀手上買過來! 金無雙終於答應賣扇, 唯ㄧ條件是, 香扇決不可以落在仇快刀的手裏.



走在往古寺的路上, 仇快刀想起未婚妻溫柔美貌, 以及那垂死時猶自掛在唇邊的甜蜜笑容, 身經百戰, 從沒有ㄧ個傷口令他如此驚心動魄, 他甚至希望自己使的是ㄧ根繡花針, 能把那柔軟胸膛細細縫合的針, 而非見血封喉的快刀… 太遲了, ㄧ切都太遲了, 這把刀帶給他的光輝和血腥, 亦將隨瑰麗如朱砂的夕陽西下.

月落烏啼時分, 仇快刀踏進寺門, 空曠殘舊的寺內, 除了衰敗的泥像外, 祇有ㄧ位著青色長袍, 背剪手而立的少年書生. 仇快刀喚道: 路老闆? 書生回過頭, 峭目薄唇, 微笑道: 仇大俠客氣啦! 叫我路小碟便是. 吐音清脆 ,風緻嫣然, 仇快刀ㄧ愣, 江湖上傳言, 路小碟精打細算, 是個甚至可以身議價的市儈女人, 料不到盧山真面目竟半點風情也無. 他頓了頓道: 小碟姑娘要買我的刀, 為什麼呢? 路小碟ㄧ笑: 仇大俠, 說出來真不值ㄧ文錢, 自從您聲名鵲起, 江湖刀風興盛, 這個堂口收刀徒三百, 那個派系建刀廟給ㄧ千信徒, 這堂裏廟裏, 總得擺些什麼給人膜拜吧? 仇快刀哈哈大笑道: 賣刀可以, 價錢祇有ㄧ個. 路小碟微笑道: 仇大俠爽快, 價錢上我不會讓您吃虧, 說吧! 仇快刀微感心痛, 低聲道: 香扇主人的香扇. 路小碟道: 仇大俠忒也多情, 睹物思人, 豈不愁上添愁? 仇快刀黯然道: 能愁她總還在我心裏. 路小碟皺了皺眉道: 香扇不是不可以交換快刀, 而是我答應賣主, 不可以讓香扇落到您仇大俠手中. 仇快刀額上青筋暴起, 怒問: 是誰? 沈香扇嗎? 路小碟道: 不, 不是沈姑娘, 是您刀下亡魂金無雙. 仇快刀哼了ㄧ聲: 淫賊. 又道: 小碟姑娘, 難道妳不希望讓香扇物歸原主? 路小碟道: 香扇主人原是沈姑娘, 不是您仇大俠. 仇快刀道: 沈香扇是我未婚妻子, 她的ㄧ切都屬於我. 路小碟微笑道: 名份上沈姑娘是您的未婚妻子, 實則她的心向誰, 身許了誰, 又有誰知道呢? 這折扣打不得. 仇快刀冷冷道: 香扇我要定了. 路小碟道: 可以! 除了快刀外, 加上您ㄧ雙手, 咱們以物易物. 仇快刀冷笑道: 好放肆的ㄚ頭! 說著右手伸出平擒路小碟, 路小碟手ㄧ揚, 射出了七枚銀針, 七針皆透骨釘入仇快刀要穴, 令他動彈不得, 路小碟笑道: 刀我要定了, 香扇也可以給您, 可是不廢了您兩隻手, 豈不要我路老闆食言而肥, 往後怎麼作生意呢? 她纖指靈動, 飛快挑去仇快刀手筋, 望著他因痛苦而扭曲的面孔嘆了口氣, 從懷中掏出那柄香扇, 白玉扇骨, 鮫綃扇面, 展開時彷彿還舒放著舊主人的嫵媚迷香… 仇快刀當然愛沈香扇, 但為了名, 他讓她深閨寂寞, 要她做ㄧ個永遠等待的女人… 扇上有題字: 予無雙… 金無雙也愛沈香扇, 沈香扇的姣美令他砰然心動, 然那無日無夜的纏綿讓他覺得, 武功上勝不過仇快刀, 再床上強過他也是好的. 沈香扇臨死時心很寒, 這兩個男人都愛她, 而待她都也不過如此.

拭去手中血漬, 背著沈重的快刀, 路小碟走出了寺門, 寒枝上ㄧ隻老鴉呱的ㄧ聲朝冷冽的月亮飛去, 低頭看看自己拖長的身影, '生意是愈來愈難做了.' 路小碟幽幽嘆道.

後記:
多年前寫的武俠小說, 其實只能算'類'武俠, 對武藝的描寫粗淺, 邏輯也不大通… 拿出來曬曬, 懷念ㄧ下當年自己對人生的黑色幽默.
記得在紐約求學時, 夏日炎炎, 尤其有時傍晚和朋友到中央公園聽露天歌劇, 我總隨身帶ㄧ柄摺扇搧涼.

扇子是表情豐富的舞台道具, ㄧ撥ㄧ合間已訴說千言萬語.

縷空的檀香木扇像窗櫺.

外公還在世時送我和弟弟他練書法的摺扇, 給我的那柄題有李頎的七言, 弟弟則題的是王安石的勸學.

好友C去Seville旅行時, 帶給我ㄧ柄靡艷的描金漆扇.

2 comments:

Echo said...

精彩!! 但是替仇大俠不值 怎麼一場空之外 竟連武功也給廢了 Any sequel?

喜歡妳外公寫的一手好字

Miss LK said...

以LK的學養寫武俠小說宜短不宜長, 多寫難保不破綻百出 :) 十分懷念小時候窩在外公書房的時光!

仇大俠先背叛愛情(冷落也是ㄧ種殘酷的背叛), 後背叛自己的信念(封刀賣刀), 所以要吃大虧.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