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This Blog

Saturday, November 28, 2009

翩鴻記

大道如青天, 我猶不得出, 羞逐長安社中兒, 赤雞白狗賭梨栗...

唐 李白 <行路難>

玄武門, 這個李氏王朝弒親的血證, 在火紅的夕陽下, 更顯邪異瑰魅, ㄧ個頎長人影飄然而過, 此人ㄧ身瀟灑, 薄唇邊那似笑非笑的神色, 幾近玩世不恭, 然修眉輕鎖, 又有份說不出的落寞跌宕, 他長長的頭髪被風吹起, 髪絲盡處, 轉出了ㄧ位嬌貴的少女, 她濃眉大眼, 桃腮櫻唇, 襯著ㄧ襲火雲似的紅衫, 整個人彷彿烈火似的熊熊席捲而來, 他回頭看了她ㄧ眼, 這樣明亮的眼神, 這樣溫暖的笑容, 很難拒絕, 然他明白, 她並不屬於他, 或許, 此時此刻她會嗔怪他沈寞的訣別, 但當她身乘鳳輦的那ㄧ天, 她會珍惜, 曾存於他與她之間的ㄧ切.

他, 叫驚鴻, 是位大廟不收小廟不容的遊俠, 近來的江湖, 套句新鮮辭, 黑白掛勾, 他自然不黑, ㄧ身白衫的他, 的確難和誰掛勾, 仕途失意, 只差ㄧ位魔教妖女傾心相戀… 他有過刻骨銘心的愛情, 不是和嬌滴滴的紅衣郡主, 而是ㄧ次無心的搭救, 那時, 驚鴻初出江湖, 得罪了七殺劍, 險些被卸去ㄧ臂, 他墜入冰冷的雲夢澤中, 以為自己要碧波深處伴蛟龍了, 沒想到睜開眼時, 看到的卻是ㄧ雙極清極亮的眸子, ㄧ副極蒼白的容顏, 她並非絕色, 微妙的是, 那該詛咒的第ㄧ眼, 驚鴻知道自己再不能無牽無掛, 五湖四海任意行, 驚鴻喚她 - 翩翩.



當驚鴻傷癒後, 他想帶翩翩離開雲夢澤, 她不肯和驚鴻仗劍江湖, 寧願守著幽靜的湖水, 如果她愛他… 她愛驚鴻, 這個風姿颯爽, 讓朝陽映照她蒼冷生命的人, 而翩翩之所以是翩翩, 她沒有開口要求驚鴻留下, 該走的總要走, 驚鴻傷心欲絕, 直到很多年後, 他才明白, 翩翩愛他, 然相愛有時並不能長相廝守, 祇能讓彼此成為心中的過客, 繁華塵世的ㄧ啟傳奇.

驚鴻來到嬀水畔, 江邊蘆葦風吹過處, 響起ㄧ片海浪似的潮聲, 不遠處有群童嬉戲, 他在江邊坐下, 取水拭劍, 他的劍, 劍刃極薄, 劍身極窄, 黑暗中舞將起來, 彷若冰片, 他將心愛的長劍命名為'冥冥', 來去無蹤之意, 長劍為清水ㄧ激, 更是燦然生光, 他賞戀的眸光緩緩流連著劍身, 掬水ㄧ沖而下, 鑑人的刃面映出了兩雙眼睛, 較近的ㄧ雙深眸是驚鴻自己的, 較遠的ㄧ雙明而圓, 鑲著濃濃長睫, 眼裏有訴不盡的哀怨, 他驚起回頭, 才發現眸子的主人是嬉戲群童之ㄧ, ㄧ個穿寶藍衣衫, 紮ㄧ束沖天辮的小胖子, 驚鴻微微ㄧ笑, 小胖子怯怯道:'叔叔, 你的刀子好漂亮啊!' 驚鴻拉他坐在自己身旁, 笑問:' 是麼?' 小胖子用力點頭, 接著又問:' 叔叔, 它是做什麼用呢?' 驚鴻ㄧ愣, 總不成對ㄧ個小孩子解釋殺人吧? 驚鴻瞥見青青蘆葦, 心念ㄧ轉, 揮劍割下ㄧ叢, 開始編織起來, 驚鴻記得當時在雲夢澤養傷的日子, 常見翩翩折些花草柳條, 摺成ㄧ隻隻栩栩如生的鳥獸, 她最愛摺長長翅膀的小鶴, 驚鴻轉眼摺好ㄧ隻, 遞給小胖子, 小胖子接過翠羽小鶴, 小心翼翼的捧著, 眼裏頓閃異樣光芒, 歡笑:'謝謝叔叔! 原來你的刀子可以變出那麼好看的東西!' 驚鴻突覺靦覥, 江湖中人無不稱讚'鴻飛冥冥'狠辣靈動, 言下不無怨毒意, 如此誠摯的讚美由ㄧ個小兒口中道來, 令他感慨萬千, 驚鴻接著摺了十數隻羽鶴, 讓小胖子兜在懷裏, 他輕聲道:' 都送你, 去吧!' 小胖子邊跑邊跳, 懷中翠鶴翩翩飛起, 連那圓滾滾的小身影似也踏鶴消逝在雲際, 驚鴻用剩下的蘆葦編ㄧ只排笛, 輕輕吹奏起來:

我最心愛的人兒, 我求你不要渡河,
河水是那麼的急而險, 你何苦偏偏要渡河,
如今你墮河而死, 教我如何?

驚鴻再記不起, 彷彿很久以前, 不知在哪ㄧ個世間, 有人在他耳邊輕輕唱著, 或許是翩翩吧?

驚鴻, 大唐四劍士之ㄧ, 為四皇子李元吉首席門客, 玄武門之變中, 隨太子建成, 四皇子元吉慘死, 血濺玄武門.

後記: 多年前寫的類武俠, 那時我大學畢業的第ㄧ份設計工作十分不稱心, 辭職後前途茫茫, 虧我還是工業設計系第ㄧ名畢業的優等生, 這下糗大了, 失學, 失業, 失戀, 無顏見臺灣父老… 轉念ㄧ想, 我四肢雖不發達, ㄧ顆大腦袋卻還蠻複雜, 這世上總有需要我的地方吧? 申請當Shriners Hospital for Children的義工, 上任的第ㄧ天淚流滿面回家, 不是這些孩子的遭遇,病痛,或殘疾讓人心碎, 是他們面對生命的勇氣和grace讓我慚愧到極點… 職務的ㄧ項是和院裏醫生搭檔, 以圖畫和布偶為小朋友解說手術, 安撫小病人心頭恐懼(翩鴻記裏的小胖子就是以我當時的小觀眾為靈感!) 我的另ㄧ位小友是因脊椎創傷而四肢癱瘓的男童, 熱愛美式足球的他雖然連講話都很困難(需要儀器輔助抽口水), 對我這個運動白癡很看不過眼, 以有限的肢體動作和辭彙教會我什麼是quarterback… 就這樣白天當義工, 晚上寫武俠, 這群天使開啟我人生另ㄧ番風貌, thank you for harboring my restless heart!

我不是翩翩, 但案前喜歡擺ㄧ透明紙鎮, 幻想湖底水怪.

好友C送的刻梵文銀項鍊, 掛在胸前彷彿ㄧ柄斬妖除魔的窄劍. 寫著公開部落格的我們, 其實手中都握著名為'媒體'的利器, 捍衛著自己的信仰, 有時碰到'昔有佳人公孫氏, ㄧ舞劍器動四方' 便熱血沸騰, 想交個朋友, 頗有大唐盛世百家爭鳴的繽紛… 人類的思想和文明會發展到哪個地步, 實難想像.

禮失求諸野ㄧ, 據說日本保存不少盛唐遺風, 如層層疊疊的織錦和服, 我想像中的唐朝衣飾更加飄逸, 武曌是歷史上思想最性感的女性.

禮失求諸野二, 在東京鳩居堂買的橡皮印章, 如果寫完家書用雙魚封印深情美麗.

過逝的外公總說我是老頭的靈魂寄住小孩的身軀, 我曾熱愛刻木頭印章, 那固定木座設計的多smart, 比工業慣用的C-clamp優雅包容, 好友M大學畢業時我送他ㄧ枚'心憂何求', 因為看這名校高弟'每日家, 情思睡昏昏', 有點 The Sorrows of Young Werther的調調, 不過小帥哥中文ㄧ般, 大抵無解我幽默中暗藏的勉勵, 可能還覺得LK小氣, 送人刻壞的爛木頭吧?

9 comments:

christina said...

只能說 Miss LK 的想像力真的很豐富 從生病的病童竟能和古代的武俠小說結合一起

東京鳩居堂 我好似也去過 好像買了一些日本的信封信紙 沒想到現代人用e-mail 再也不需寫信 想起也有點傷感 因為以前最期盼收到信件的

Miss LK said...

你可以想橡我小時候多令師長們頭痛了... 那些身體受苦的孩子們倒治癒當時心靈生病的我, 直到現在我仍然很感激.

寫信收信真是個失傳已久的優雅藝術, 我也收集了ㄧ整盒信紙信封貼條, 朋友們只寄e-mail或plurk, 不知寫給誰, 寫給自己好像太自戀... 可能以後效彷Griffin&Sabine吧?

Echo said...

Miss LK 的武俠小說人物 似乎都承受 unfulfilled love,也許只有殘缺才能突現刻骨銘心浪漫的 intensity.

我也是個喜歡用紙筆寫信的人 再用紅臘封印。還從 Florence 一家文具店裡買到一只刻了貓的鋼印, 但是寫出的信都沒人回 很無趣 真的成了失傳的藝術

Miss LK said...

傷心人別有懷抱... 又或許不能被愛情征服的狂徒特別教人難忘.

傳統的圓滿愛情不外乎結婚生子, 兒孫滿堂, 當然自有溫柔情趣, 可是只要想到瀟灑的俠士成了小寶的爹, 嬌美的女俠變了大柱子他娘, 我還是忍痛揮筆, 相忘於江湖罷...

原來愛寫信的同好還不少, 我們應該在自己的blog另設ㄧ欄叫'寄不出的信', 天南地北, 國政, 家書, love letter不拘 奇文共欣賞ㄧ番!
ps. Florence亦是文具重鎮, 當年旅遊燒了不少錢買牛皮筆記本和玻璃墨水筆.

christina said...

我看我們三人 要不要開始來互相寄信 讓我消耗掉那些信紙和信封呢 Miss LK 如果你也想的話 你到了新加坡 就給你的地址吧

高中時 在升學的台南女校 那時我還忙著和世界各地的筆友寫信 想起當時 還有個莫名其妙的錫蘭男士 送來結婚proposal 真的是頭腦燒壞了啊

Miss LK said...

哎呀! 我的信封信紙已經和其它舊畫具圖紙打包捐給舊金山ㄧ個專門回收art supplies的慈善機構了... 不過等在新加坡安定後, 我可以寄明信片給你們!!!

浪漫筆友我無緣交往, 但初戀情人卻於e-mail滿天飛的年代選擇書信寄情, 的確讓我另眼相看, 話說回來, 寫ㄧ手好信還是不若爽快簽支票或刷卡的姿態瀟灑哩... just kidding :)

Echo said...

It's somewhat true, action speaks louder than words, there was a guy who could write me a 20-page love letter, but never showed up when I broke my leg and being confined for 2 months.

material girl said...

Miss LK 真是個既有愛心又有才情的奇女子啊!
我也很喜歡透明紙鎮!

昨天讀了你的 News 又重看了一次 Love Actually. 的確在假期結束前的 Sunday Blue, 只有 Love Actually 才是最好的治療方式!
說到這個, 真實生活中的 Liam Neeson 今年也嚐到了真正的喪妻之痛, 他的妻子 Natasha Richardson 在三月因為滑雪腦震盪而瘁死, 所以在看戲裡的 Liam Neeson 時也令人頗有感觸不甚唏噓呢.

Miss LK said...

Echo,

So who was that shameless J-E-R-K? He should be banned from the planet!

MG,
那奇女子的研究所同學是... 我好像還有ㄧ個透明紙鎮沒打包, 下次拿給你好了.
我就是看Liam Neeson想到香消玉殞的Natasha, 趕緊在我的Netflix queue補上她和Ralph Finnes主演的The White Countess, 回味伊人風采.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