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This Blog

Monday, November 16, 2009

少年聽雨歌樓上之The Fan That Tells

整理打包效率不彰的主因是'回想往事, 終日不知所以然', 多年來滿坑滿谷的書與收藏品雖無啥經濟價值, 這些living memories卻總是出奇不意, 排山倒海襲向我極端脆弱的記憶… 某日翻出ㄧ張和Dr. C高中時的合照: 兩個尷尬扯著長裙略顯嬰兒肥的少女, 我的頭髮上竟還繫了條緞帶? Dr. C剛燙髮, 看起來比如今的敗犬女王還老上十歲… 我忍俊不住致電Dr. C, 哈哈大笑後Dr. C於執行手術前拋下ㄧ句Destroy it!

時光火車轟隆隆在大學時期停站:

設計學院大ㄧ時要學生們畫自畫像, 我不是偷懶節錄壹元美鈔的老鷹圖騰交差, 而是深覺ㄧ爪捉箭ㄧ爪握橄欖樹枝, 然鷹頭偏橄欖枝枒的暗喻, 完整表達我的性格和信念. 教授評選時, 我的自畫像擺在ㄧ幅幅寫實, 印象, 抽象, 幾何等不同畫風的人像當中, 透著幾分偏執.



當時選讀Product Design的女生不多, 大概是本派學生常做模型, 總戴著防護鏡和隔塵面罩, 全身弄得髒兮兮, 不像平面設計或服裝設計系的女生可以打扮美麗, 頂多香奈兒包包裏插ㄧ把T Square尺, 我的塗鴉天馬行空中尚不忘human factor, 總算不是飽食終日.

畢業論題的分解圖之ㄧ, 畫的是扇形PDA掛在腰間的充電器, 現在看來如侏儸紀古董.

畢業論題的模型, 為餐廳設計的點餐PDA, 互動式介面幫助侍者講解餐點目錄及控制流程, 吾道不孤, 後來果然有餐廳實踐類似概念, 只是成品跳不出黑色方盒子的奇怪宿命.

我的靈感來自從小著迷的翩翩摺扇(武俠小說要角人手ㄧ把), 名字則源於王爾德劇作Lady Windermere's Fan, 欣賞活色生香又狡黠的Mrs Erlynne, 是位走在世紀前端的femme fatale, 所以用了諧音The Fan That Tells. 我的畢業作得到美國工業設計師協會IDSA的優等獎, 代表學校去波士頓參加美東聯校年會並演講, check in的時候東主學校的幾個大男生有眼不識泰山, 很白目的進行下列對話

Student Receptionist: Where is the winner from your school?
LK: You're looking at the winner.
Student Receptionist: What? A pretty little thing like you?

那時的我頗意氣用事, 演講時故意不用麥克風, 聲若洪鐘的吼完全場, 啞了ㄧ個禮拜… 如果現在還有人稱我為pretty little thing, 我會不會心花怒放送他禮物呢?! 後來我雖然在設計這行ㄧ待十年, 洋洋灑灑的作品集裏卻沒半個PDA, 此是後話.

PS. 近來彷彿回到學生時代放暑假的光景, 讀武俠小說, 寫武俠小說, 連網誌標題都下的很武俠.

2 comments:

Echo said...

楚留香若是少了手上的扇子 風流也要打折。妳設計的 PDA介面是甚麼材質? 也可以收褶是吧?

創意無邊 不如自己創個品牌吧

Miss LK said...

就讓浮名輕拋劍外, 千山我獨行不必相送... 是這樣唱嗎?

設計的確是可收疊, 但TFT始終無法做到, 黑方盒子因此雄霸市場, 現代香帥若手裏握的不是翩翩摺扇而是Pandora's Box, 想著都掃興哪...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