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This Blog

Friday, July 11, 2008

生命的態度 Man's Search for Meaning

親愛的P,當我在臺灣的一個公益網站讀到,每五個性侵害的受害者有三個是兒童, 而百分之七十五以上的加害者是熟人甚至親人,還有一樁接一樁的凌虐實案… 我就慢慢蛻變為爬蟲類,血液漸漸冰冷,睜大雙眼睡覺,趕快變吧! 變成迅猛龍,食人蜥蜴,巨蟒,愈凶惡愈殘酷愈好… 我要伸出長長的獠牙和注滿毒液的利爪,將這些非人的人類撕肉剮骨,讓他們一寸一寸的痛苦,在恐懼中死去.

我這麼無能呵! 只想以暴制暴,而且僅是無助於任何人的幻想.

一個社會案件的發生,我們面對的,不是單一的加害者和受害者,而是罪惡的繁殖和人性的淪陷. 如同科幻驚悚片Invasion裡描述的外太空細菌,被傳染的人,細菌會在睡夢中改變基因,變成披著人皮的活僵屍. 暴力和性的侵犯,都是權力的媒介,沒有任何人能保證,自己的一生可以免疫於罪惡,無論是加害者或被害者的角色. 所以我們不完全無辜,人人皆有責任,政治的最終目的,無關黨派的掌權或失勢,而是公器得公用,促進社會安全和社會福利,將先天的不平等,通過人為的善意,彌補差異,培養互信.

寫文章容易,付諸行動困難,然寫出這心緒,我從乖戾爬蟲類又緩緩的轉回活生生的人,改變,從自己做起.



我最近很渴望好好讀完一本書,Viktor Frankl 1946的著作Man's Search for Meaning. 這本書的主軸是人所有的一切都可能為外力剝奪,除了一個人的意志. 是受傷的, 脆弱的靈魂的堅強意志,替我們守住生命的尊嚴,人性的最後堡壘.

鬱悶的時候,我總會提起筆畫畫,題材不拘,看見什麼畫什麼. 下面畫的是誰,恕我保密,否則這位已逝優雅巨星的影迷,會因為我如此詭異的畫風感到憤怒… 其實畫反應的,是作畫者的心態. 從第一幅的驚懼變形,第二幅的冷漠懷疑,到第三幅略帶領悟的笑意,完全記錄了我這幾天由社會新聞反省自己的心路歷程.






2 comments:

Huang said...

真是令人心痛的news...一堆一堆...

男友明天去Ny出差三星期 會一起把電腦帶走 Miss LK沒事常打給我呀

Konyeth.De.Lee said...

真是太漂亮了!你画得真好~~~我也要学习!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