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This Blog

Sunday, July 20, 2008

四劍客 To All The Girls I've loved Before

To All The Girls I loved Before...
乍聽之下, 好像是情場浪子的告白. To All The Girls I Loved Before是拉丁歌王Julio Iglesias和Willie Nelson合唱, 一首奠定美國市場的暢銷英文歌曲. 我的印象裡, 兩個油腔滑調的老帥哥, 整首歌嘮嘮叨叨重覆得了便宜還賣乖的往日情懷, 我媽媽阿姨那一輩或許會為之瘋狂, 我則是掩耳避之不及. 借用這個曲目, 要紀念的是女性之間的情誼, 我的四劍客.

四劍客在紐約組成, 也在我們其中兩人陸續搬離紐約後解散. 我們的生活, 完全不同於慾望城市Sex And The City影集描述的香豔浮華. 雖然影集的確對白風趣, 四位女主角時尚迷人, 我還是不能忍受, 劇中總是把女性主義覺醒的性自主和性饑渴混為一談, 而從頭到尾, Carrie依舊是變相的灰姑娘, 一心找著金龜婿.



四劍客之Dr. C是我的高中同學, 眉清目秀, 天資聰穎, MIT畢業後在紐約讀醫學院, 而今已執業數載. 有一年我過勞的身體起革命, 長出葡萄柚大小的囊腫, Dr. C是執刀將囊腫割除的兩位大夫之一, 我在手術檯上進入麻醉睡眠前的一刻, 凝望她靈慧雙眸中的鼓勵, 安然的閉上眼… 友情也有受到考驗的時候, 我為家庭事業兩頭燒, 單身貴族的她煩惱的是愛馬仕凱莉包該選哪個顏色和週末的約會. 有次孩子異位性皮膚炎發作的厲害, 我打電話求救, 她淡淡一句: “我並不是小兒科醫生.” 禮貌的掛了電話後我憤然大哭, 事後冷靜想想, 我是個不及格的朋友, 平常很少關心她, 等遇見難題才聯絡, 如此自我中心, 當然惹人厭. 結婚生子前的我, 非常不能忍受一群太太媽媽聚在一起, 開口閉口就是老公怎樣怎樣, 兒子怎樣怎樣… 目光如豆, 建設性全無, 曾幾何時, 我也到了要努力克制庸俗的地步.

N是我的大學同學, 現在是廣告公司的創意總監. 我們都嗜吃甜點, 我住在曼哈頓的那幾年, 我們結伴從東村吃到格林威治村, 從小義大利吃到中國城, 漂亮的她怕胖, 總是克己的淺嚐幾口, 好胃口的我厚著臉皮吃雙份. 研究所的第一年暑假我在著名的Karim Rashid那兒實習, 就借住N的小公寓, 除了彼此缺乏性的吸引力外, 我們簡直像一對同性戀人, 一起參加林肯中心前仲夏夜的舞會, 一起去蘇活看冷門電影, 然後café hopping 叫杯咖啡討論劇情, 星期日的午后我們會一起散步去日本超市買菜, 我在搬離她家回加州的前一天, 趁她不注意, 在冷凍庫裡, 塞滿她喜歡的冰淇淋口味… 最後一次見N 是去年出差到紐約, N優雅美麗, 像是從時尚雜誌中走出來的仕女, 也許是自慚形穢吧! 整頓飯聽N迷人的嗓音訴說她輝煌的事業成就和被她拋棄的無用男人們, 我突然覺得彼此的距離愈來愈遙遠, 婉拒了N續攤pub的邀約, 逃回旅館叫room service (我的胃口不減當年, 那新潮餐廳的類分子料裡根本止不了我饑腸轆轆).

C是Dr. C於MIT的同窗好友, 卻來紐約工作後和我成了莫逆, 我從沒見過那麼冷靜的人… 在Rizzoli書店錢包被扒了, C不動聲色的打電話報失信用卡, 若無其事的繼續逛街, 完全不影響身旁朋友的心情. C也隨性好客, 當時住救世軍女子宿舍的我, 喜歡流連在她舒服的客廳裡玩撲克牌, 看錄影帶, 暫時忘卻異鄉遊子的孤寂. 有一年感恩節派對剩了隻難吃的大火雞, 我借了她的廚房, 變著法將火雞處理成不同的菜餚, 好脾氣的C, 連吃了一個禮拜我實驗性的各式各樣火雞料理… 擁有名校雙學位兼MBA的C倒不是一帆風順, 只是她很少抱怨, 永遠是個豁達的聆聽者.

女性之間的情誼很多變, 有時同仇敵愾, 有時暗地較勁, 有時一個人的傷悲會引來最溫柔堅強的援手, 有時妳的幸福卻招至她的眼淚… 我的四劍客, 也許我們會漸行漸遠, 也許哪天生命又讓我們有了交集, 我永遠深深的祝福 To All The Girls I’ve Loved Before.





8 comments:

material girl said...

我也覺得女性的情誼是非常玄妙的. 我十幾歲時也曾經有過那種表面要好但是暗中較勁的女性朋友...

現在想起來覺得年少時當然是不懂得擇友也不懂得相處之道吧. 還好現在的我終於比較成熟, 擁有的女性友誼都是很值得珍惜的呢! ^_^

P.S. 下次有問題時妳說不定可以問 peggy, 她曾是護士而且對小孩很有經驗喔.

Miss LK said...

material girl,
妳說的很對, 實際的媽媽經最有用(後來我也打給Peggy, Peggy很鎮靜的安慰我喔!) Peggy把三個寶貝照顧的妥妥帖帖, 我由衷佩服著!

很久以前有一部武俠片的對白我記得很清楚, 大意是一個人是不是人物, 先看他身邊的人, 老婆要俏(果然還是很沙文), 朋友要好玩, 敵人要精采… 也許朋友就像一面鏡子, 我們選擇的朋友映照我們是什麼樣的人. 人與人之間的感情都須要經營, 放著不管, 很容易就荒廢了, 我也是慢慢才學會珍惜 ☺

下午才和一位猶太裔的女性好友聊天, 原來我的每一篇中文網誌, 她都有用google translator 翻譯來看, 太令我感動了, 我一定要持之以恆寫下去!

Jean said...

A decidedly inescapable element of life; of how old friends part to take on diverging paths of future. But we can always look forward to the days of reunions.

All the more we should treasure friendship and our time together.

Miss LK said...

jean,
exactly, everything has its time and therefore enjoy the moments and remember them fondly.

Peggy said...

太榮幸了,竟然被點名了。其實你們家寶貝的狀況真的挺嚴重的,不過貓咪不能搬家的話,要找出過敏原並不是件容易的事。就算是我們家那個老三,前前後後也買了二三十種乳液給她抹,才慢慢摸出門道。

最近出了嚴重車禍,寫了封信告訴我以前的朋友要保重,靠著回信,又慢慢的建立起以前的同性情誼,擺脫了這幾年因為忙碌家庭而忽略她們所造成的隔閡,看到妳這篇部落格,更是心有戚戚焉。

Miss LK said...

peggy,
還好人平安,多多保重!

貓的確是過敏原之一, 從孩子出生後, 我們就已經將貓隔離在特定的活動範圍(顯然效果不大) 唉! 一個是心肝寶貝, 一個是陪伴我多年的老貓…兩難. 家中的長輩十分不諒解, 權宜之計只得暫分兩地, 就讓想不出解決辦法的我來回飛吧!

V said...

感情是個很微妙的東西,細心呵護也不是,那距離得抓的剛剛好。這篇文章令人感嘆,千言萬語,竟不知從何說起。

Miss LK said...

友情尤其微妙, 不過感情的確是生命中除健康外最大資產, 總要長期經營.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