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This Blog

Monday, September 22, 2008

繁花輕舞盡 Fleur de Sel

第一次看見鹽之花, 那白不是白, 瑩光內璦, 半透明的水晶沙子輕輕用指尖拈了, 像飄雪, 融化在舌頭上, 綻放一朵接一朵淚水似的浪花… 後來知道這叫fleur de sel, 讓我想起波特萊爾黑暗而妖艷的詩集惡之華 Les Fleurs du mal… 原來這鹽天然的味道像思緒, 稍縱既逝, 那鹽也似淚光, 一剎那劃亮了, 又顫顫黯然消失… 這幾年飲食愈發返樸歸真, 漸漸喜歡清簡的原味, 而種種手工海鹽岩鹽彷如仙子起舞揮灑的星塵, 讓食物沈睡的靈魂甦醒… 溫泉蛋, 綠蘆筍, 白茄, 蠶豆, 甜玉米, 酪梨… 新鮮的農產閃閃發光.

我鹽的入門課是一套四盅人手採自世界各地的海鹽:
Sel de mer rouge 

de Haleakala
火辣辣的顏色, 味道卻纏綿而悠長.



Sel de mer noir 
de Kilauea
黑天鵝旋舞似竄吻, 滿腔的汪洋.

Sel de mer blanc en flocons 
de Chypre
淡淡的芳草香, 縈繞不去的後勁.

Sel rose d’Australie
柔亮清澄的回甘!

我眷戀的仍是初見的鹽之花, 總是用溫潤的珠母貝盛著, 在我的餐桌上, 讓海與貝殼再一次的相遇…


ps. Miss LK法文不靈光, 這篇怎麼引述了一堆法文呢? 中文的’花’和英文的’flower’脫口而出都有”我要為你歌唱, 唱出我心裡的舒暢”那種激昂感, 法文的’fleur’像是變色龍的捕蟲長舌, 欲擒故縱, 和天然鹽撲錯迷離的滋味較相投… 以上所論毫無語言學根據, 全屬Miss LK’s rhapsody是也.

5 comments:

Konyeth.De.Lee said...

真的是太好的生活!
尤其最后珠母贝盛着的盐花,让我瞬间讨厌起盐粉了!

material girl said...

嗯... 我有一個問題, 這些鹽真的是從海水裡提煉出來就會有芳草味嗎?

我也曾在油王女兒的餐桌上嚐過海鹽喔. 我們把像 pepper grinder 的磨鹽器拿來稍微磨一下, 結果旁邊的女客跟我不約而同叫出:
"哇! 這鹽好鹹!!" 然後兩人都覺得好笑, 因為鹽本來就是鹹的. 可是那一罐鹽真的是比一般鹽要鹹喔. ^^;

Miss LK said...

lee,
在視覺效果上,珠母貝功不可沒!

MG,
好問題哦… 化學精鹽和手工海鹽都由海水提煉(岩鹽要開礦, 做化學精鹽划不來吧?) 手工鹽多靠日曬或燒煮,耗時費功夫,但過程變數多,不可避免保留了許多礦物質(所以味道富層次感,類似葡萄和孕育土的關係), 化學精鹽就是單純淬取NaCl, 鹹味單一…(我快答不下去啦! 博學的VB大人趕快來解救在下^^;) 女孩在油王女兒豪宴上所嚐, 搞不好是岩鹽哦? 那麼驃悍!

Vigo Baby said...

Ditto Miss LK 的解說!(除了"博學的VB大人"這句與事實不符).

蔡珠兒寫過一篇"我愛你,就像鮮肉需要鹽",裡面提及我們日常所用的,是加了碘的精製結晶鹽.南歐(義大利西班牙)的海鹽,鹹性較濃厚,符合地中海居民豪邁的個性--女孩嘗到的可能是地中海的海鹽呢.

我喜歡顆粒大小不一的海鹽岩鹽,在舌尖散化的速度不同而有口感的遞變.Miss LK 這篇寫得太好了,下一篇談談"糖",please?

Miss LK said...

哇! 地中海鹽, 有道理! 蔡珠兒的文章標題真聳動, 我讀過她的’紅燜廚娘’, 會吃能寫還燒一手好菜, 非常令人羨慕!
這糖嘛… 從LK先生對老婆的暱稱可見一斑, 可不是肉麻骨酥如sugar, honey, sweet heart… 而是’零食孩’, 待我蒐集好資料再動筆吧!(目前本人的程度只有蔗糖, 楓糖, 蜜糖…)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