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This Blog

Thursday, September 11, 2008

獨食 Snack Walking



如果有一天我選擇回臺灣定居, 多半是為了吃, 邊走邊吃. 這話說的挺沒良心, 但我是極孤獨的人, 並不戀家, 與其在喧鬧的八卦肥皂劇中任心漸漸死去, 我寧願守著私隱終老. 一下飛機, 霧都冷冽的空氣竟有些玫瑰的鋼鐵芳香, 我嗅到了寂寞, 也嗅到了暗香浮動的自由, 我一襲黑色風衣, 彷彿緇衣女尼, 除了一頭濃密的烏髮, 臺北太熱了, 我到了沒兩天, 就將厚長的馬尾剪短削薄, 回到這兒, 卻覺得空蕩蕩的脖子有些淒涼, 臺北悶燒的氣候, 就不合適穿風衣了, 我一櫥子各式各樣的風衣啊!


飛機餐不宜吃, 雖然我自備的小食不見得多高明, 貴在自己左拼右湊… 一盒台畜片煙燻豬肝, 一個八里文旦蜜柚, 一個水蜜桃, 兩個口福堂和果子(抹茶水羊羹, 金色地瓜泥) 啊! 忘了普洱茶袋呢! 吃是升斗小民回憶的一種方式, 臺北吃食繁多, 豐儉由人, 我看不下去電視跑馬燈似的新聞, 會得焦慮症, 祇能吃, 蟹粉小籠, 酸菜拌麵, 豌豆黃, 燒麻薯… 安身立命於筷匙之間. 坊間諸多書教人怎麼做大事, 賺大錢, 一個個孩童奮不顧身, 怕輸在起跑點, 怎麼就沒本書教芸芸眾生安份的當個有品德的人呢? 公器不可私用, 一家子吃乾抹淨幾世人用不完的錢, 面對自己的平凡是那麼可怕的事嗎? 搭計程車從機場返家, 一路上只覺美國真蕭條頹敗, 後來發現是被味覺催眠.

滿載一皮箱的零食而歸是從留學生時養成的習慣, 盼望將美食的記憶無止境的擴大蔓延, 自吾友物質女孩在部落格上宣揚腐乳的美味, 回臺灣時忍不住捎了兩罐大溪名產, (喂! 女孩, 一罐紅麴腐乳留給你!) 睡魔襲來, 還是得硬撐過零時午夜, 抗時差的最好方法, 嚼豆干, 飲老茶… 咦? 那個過了午夜不可餵食的東西教什麼來著?




5 comments:

Huang said...

香港的小吃再怎麼美味 還是比不上台灣的路邊攤 阿 人只有一個胃 可惜 如果每次回台灣變身成牛 那該有多好 -_-"

還有 我家小賤星期一開口說話
http://tw.myblog.yahoo.com/ti0851/article?mid=5160&prev=5169&next=5138

快幫胖fi報名吧

Peggy said...

看妳這樣寫,行經SF都想去妳家晃一下嚐香呢!

Miss LK said...

huang,
小賤說的話好窩心哪! 我可沒有勇氣聽胖Fi訴說心事…

peggy,
歡迎喔! 要來得趕快, 我時差蠻厲害, 週末睡醒了吃, 吃飽了睡, 從臺北帶回來的食物以驚人速度消失當中…

material girl said...

歡迎回來!
哇, 好高興, 紅麴腐乳啊! ^o^ 口水都要流出來了... :D~
期待下禮拜的見面! ^_^

Miss LK said...

我自己留的那罐是麻油口味的, 想試的話也可以分一些給你喔!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